老中医治疗小儿五迟五软医案大全

五迟五软是小儿生长发育障碍的疾病,五迟指立迟、行迟、发迟、齿迟、语迟,五软指头项软、口软、手软、足软、肌肉软。两者都是小儿时期的虚弱证候。五迟五软既可以单独出现,也可同时存在。五迟五软包括西医学之大脑发育不全、佝偻病、脑性瘫痪、智能低下等多种病症,也.有因抚育不当、营养不良等所产生者。

本病的发病原因比较复杂,一般认为与先天不足或后天失养有关。先天不足,肾气失充,多由父之精气与母之血养方面的虚弱而致胎元不足,或母孕之初,因用药不当,毒物损害,疾病影响等,伤及胎元;后天因素多为护养失当或外感六淫所伤。先天禀赋不足,后天脾胃气虚,是本病主要病理改变。先天察赋不足,或后天失养,致心、脾、肝、肾亏损,气血不足,筋脉失养,痿软不用,或感受毒邪,脑髓受损,或气滞痰生,痰瘀阻络,脑窍被蒙而生诸症。可为虚证,亦可为实证,或虚实夹杂。虚证为肝肾亏损,心脾两虚等,此较为多见;实证多为痰瘀阻滞。现代研究认为,本病病因为多种因素所造成,大约50%是因出生前、出生时或出生后,某些有害因素导致胎儿或婴儿脑部缺氧,或者脑部血液灌注量不足所致。

医案一

周某,男,4岁。

双脚痿软,不能站立行走,指纹、脉象俱呈微细,舌淡苔少。此为先天不足,后天失调,脾肾两亏,筋骨痿软。治疗当脾肾双补法。予四君子汤合六味地黄丸治之。

处方:党参三钱,白术二钱,怀山药四钱,茯苓二钱,熟地黄四钱,山茱萸一钱,牡丹皮一钱半,泽泻一钱,炙甘草一钱。水煎。

另以鹿茸粉六分(作两次送服)。

连服四十剂,渐能步履。

按语:先天之精髓不足,有赖后天营养为之补充。而草木无情,必借血大脑异常放电就是癫痫病吗?肉有情之品助其生长。鹿茸禀纯阳之性,含生发之气,为峻补督肾要药,故能收效。(《蒲园医案·行迟》)。

医案二

郭某,男,4岁。

1963年9月26日就诊。患儿已4岁,口软不能言,足软不能步,腰软不能坐,肌肉松弛无弹力,大便自利,头部膨大,囟门半年前才闭合,毛发憔悴,二便不能自主,食睡尚可,面色不华,神情淡漠,苔色薄白,脉细无力。

处方:党参6克,黄芪6克,熟地黄6克,怀山药10克,茯苓6克,炒白术6克,补骨脂10克,鹿茸0.3克(冲),益智3克,肉桂3克,附子3克。

按语:本案患儿年已4岁,症见口软不能言,足软不能步,腰软不能坐,肌肉松弛无弹力,头部膨大,囟门3岁多才闭合,毛发憔悴,神情淡漠,大便自利,面色不华,苔色薄白,脉细无力。此多由小儿先天精血亏虚,胎元受损,导致胎儿先天禀赋不足,肝肾亏虚而致病。本案以肢体运动障碍为重,证属肝肾亏损为主。其病多由先天精血亏损,禀赋不足,以致肝肾亏虚。治疗当以补肾填髓,养肝强筋为主,方选加味六味地黄丸加减。本案取方加健脾益气之党参、黄芪、益智,补肾温阳之附子、肉桂,是针对患儿气阳不足的临床特点。(《刘弼臣临床经验辑要·五软》)。

.

医案三

张某,男,2岁。

1981年9月29日初诊:两足软弱无力,虽能站立但不能走,纳食欠馨,二便尚调,夜寐烦惊,睡时露睛,动则易汗,素有耳聋(因于链霉素中毒),脉软,舌净而润。处方:太子参10克,炙黄芪10克,炒白芍6克,焦白术10克,茯苓10克,清甘草3克,远志6克,龙齿15克(先人)。3剂。

二诊:继服1周。

外伤型癫痫病好治疗吗10月13日三诊:两足有力,已能跨步,烦减汗少,仍见露睛,胃纳尚少,舌苔薄润。续以原法巩固。

处方:太子参10克,炙黄芪10克,当归6克,炒白芍6克,黄精10克,龙齿15克(先煎),朱茯神10克,远志6克,清甘草3克,陈皮3克。

本方连服2周,已能步履健如,露睛已平,眠安纳和,但耳仍聋。

按语:本案患儿年已2岁,仍两足软弱不能行走,兼见纳食欠馨,睡时露睛,夜寐烦惊,辨病为五迟、五软之列,证属心脾两虚。脾胃为“后天之本,气血生化之源”,小儿生长发育所需营养全赖脾胃运化水谷精微与气血供给。脾胃生化乏源,五脏失养,则影响小儿正常的生长发育。脾主肌肉、四肢,开窍于口,故脾虚则可见四肢萎软,手足失用,口软乏力,咀嚼困难,肌肉松弛无力诸症,其病以“五软”为主;心主血脉,开窍于舌,言为心之声,若心气不足,脑髓不充,则智力发育低下,语言迟缓,或无故烦闹惊惕,病属“五迟”范畴。本证为心脾两虚偏于脾虚,五迟、五软偏于五软。五迟、五软心脾两虚证患儿,治当以健脾养心,补益气血。方选调元散加减。(《中国百年百名中医临床家丛书·董廷瑶治五软案》)。

医案四

顾某,男,13岁。

1981年9月12日初诊:患儿自3岁时即不耐久坐,坐时伸腰转侧,今年加重,自觉脊梁酸软,不能坚持端坐,严重影响了学习。曾去骨科检查:脊椎排列整齐,活动正常,脊柱无侧弯及后凸畸形。多次查血沉、抗“O”,结果均正常。X线摄片显示脊柱正位、侧位、斜位均未见异常。服用中药祛风胜湿、活血通络之剂。治疗1个月,症情如故。症见患儿脊梁酸软,喜伸腰侧欠,不耐久坐,局部无红肿,与天气变化无关,形体消瘦,面色少华,舌苔薄白。患儿患病已久,虚象显现,谅由先30岁的男士患有癫痫,请问要怎么为他治疗癫痫?天肾气不足,督脉气血虚弱所致,治拟补肾温督为法。

处方:杜仲10克,川续断10克,金毛狗脊10克,益智10克,补骨脂10克,桑枝10克,桑寄生10克,当归10克,宣木瓜10克,焦白术10克,红花3克,炙甘草3克,鸡血藤15克。

二诊:服上方10剂,自觉脊梁得舒,能持久坐立,但仍稍有冷感。宗原意加减再进。原方去红花、宣木瓜、桑枝、桑寄生,加党参10克,肉苁蓉10克,牛膝10克。又进5剂,冷感渐除。

后予健身全鹿丸、香砂六君子丸,每次3克,交替服用。经治3个月,诸症尽除。随访多年,未见复发。

按语:患儿表现脊梁痿软,不耐久坐,故名脊痿,缘由先天不足,督脉空虚所致,故用杜仲、川续断、狗脊,益智、补骨脂等益气温肾;病延日久,络脉亦必欠通,故佐当归、红花、桑枝、鸡血藤等养血通络;症状改善后又加党参,辅以香砂六君子丸,以补后天、壮先天。因小儿稚阴稚阳,治当平和,缓图而终获全功。(《儿科名医证治精华·脊痿案》)。

医案五

梁某,女,13岁。

2002年3月11日初诊:其父代诉,患儿出生后体格发育同龄儿童,但说话稍迟,自幼好动,脾气暴躁。3岁上幼儿园后,老师反映其接受能力差,反应迟钝。上小学后不能专注听课,自顾做小动作或擅离座位,难以接受教育而改读特殊学校,成绩一直低下,语文10多分(满分100分,下同),数学7~8分,注意力涣散,记忆力差,语言表达尚清晰,但词汇贫乏,难于和同学和睦相处。少寐多梦,胃纳佳,二便正常,时有癫癎发作。一般生活可自理。曾在多家医院就诊,头颅CT检查正常,脑电图轻度异常改变,韦氏智商67。接受过针灸和脑组织液穴位注射等治疗,癫疱已少发作。出生时有新生陕西治癫痫病比较佳医院儿溶血病史(ABO血型不合),救治经过欠详。母孕期无特殊病史。父母智力正常,家族中无类似病史者。诊时见患儿形体高大,神情呆滞,胆怯少语,坐立不安,举止粗暴,稍不如意则大叫大嚷,舌质淡,舌尖红,有瘀点,全舌满布厚腻白色兼微黄苔,脉缓滑。

处方:法半夏10克,陈皮5克,枳实10克,茯苓15克,竹茹10克,石菖蒲10克,远志8克,郁金10克,丹参15克,磁石20克(先煎),甘草5克。5剂。每天1剂。

3月18日二诊:自诉夜梦减少,但仍较烦躁,他症如前,舌质偏红,苔仍白厚腻微黄。初见小效,守法加川黄连4克,再进5剂。后以此为基本方,每周5~7剂。治疗2个月。

按语:本案患儿有智力低下,智力明显低于同龄正常水平,同时有学习困难,难以接受教育,社会适应不良及心理情绪障碍等表现,辨病属中医之“五迟”范畴。主要因先天不足,脑髓失聪所致。亦可因难产、产伤等因素致痰瘀阻络,神窍痹阻而成。此患儿因胎禀湿热邪毒,阻碍气机,发为胎黄,湿热内蕴,日久化瘀生痰,留滞脑络,闭塞神窍,致脑髓失充,神明蒙蔽。故湿热痰瘀为本例发病之因。从患儿神情木呆,全舌满布厚腻白色兼微黄苔,有瘀点,脉滑数等症状,可知其为痰瘀阻滞证。此病纯属虚证抑或以实证为主者比较少,而多见虚实夹杂、本虚标实之证,尤以先天因素所致者更为常见。本例属于以实证为主者。本案辨病为中医“五迟”,证属痰瘀阻滞脑络,治当涤痰开窍、活血通络为主,投以通窍活血汤合二陈汤加石菖蒲、郁金、丹参、灵磁石以达化痰通络、开窍醒神之功。方中法半夏、陈皮去湿化痰;茯苓健脾宁神;远志、石菖蒲涤痰安神;佐丹参活血通络;竹茹合郁金增其化痰开窍之功;磁石安神定志。诸药合用,以达涤痰通窍之目的。(《黎炳南儿科经验集》)。